热点新闻
28&32
2024-03-04 11:59  浏览:2412  搜索引擎搜索“早勤网”
温馨提示:信息一旦丢失不一定找得到,请务必收藏信息以备急用!本站所有信息均是注册会员发布如遇到侵权请联系文章中的联系方式或客服删除!
联系我时,请说明是在早勤网看到的信息,谢谢。
展会发布 发布信息 广告合作 软文发布

作者:颜玖言/弗德洛娃

38度5的人已经疯了。35度8的人确实癫了。不是因为前者烧疯了,也不是因为后者结冰了。其实烧已退,其实冰已碎。只是站在文物面前,表面上哭得像个孩子,那眼泪呀,像断了线的珠子,又像历史的尘埃,从眼里颗颗滚落,然后在日月里滑翔。露出洁白牙齿,看上去有6颗,实际上是8颗,显得无助又单纯。而内心里却复杂地往返并共情历史长河万千年。不是回不去,而是回去再无熟悉的你。谁说现在的我不是千万年以前的你,谁说亿万年以后的你,不是在文物的文字里读我,就像解读你自己。不管有无牙齿,不管28颗还是32颗,还不都一样,只能闭嘴。只能在博物馆的昏暗里,在渴求的双眼中,或者在文字里沉默,或者在文字里爆发。如泣如诉,如吟如歌。瞬间,阶段或永恒。

可是就算哭,我也不是尼采,文物也不是阿尔伯托广场上农夫鞭下的那匹老马。我不能像尼采一样,将自己的心和老马连成一片。就算和尼采心连心,他抱着马的时候,我也不能阻止他哭泣。他疯掉的时候,我也不能为他擦一滴眼泪。成疯成魔,不是变成文物,就是变成人物。这两者何其相似,又何其陌生。

但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办法抱着文物哭泣,更无法拥抱尼采。只是那些名人字画啊,那些豪情壮志,那些壮丽山河,那些激情诗篇,还有那些价值千金的文字,一个题跋拔动千万个故事,每个故事张灯结彩,文字串联,原来的原来,竟然也不值一提。别和我说一幅字一平方尺值多少钱,你可知文物若估价,那后面都是数不完的零。数不完就不用去数,只需在后面加个亿。数字不能表达的,试着用文字解决,如果文字再不能解决,就用牙齿。

虽然我感慨万千,露着牙齿,我依然不知道我哭什么:是因为文物那么珍贵而哭?还是为着隔着厚厚的玻璃既摸不到亦不属于自己而哭?我看到了鳄鱼的眼泪,如果我拥有,我还哭泣什么。是怕拥有太多?还是怕随时失去?我看到了鳄鱼眼泪下面的牙齿、恐龙的智齿,千万年以后,它们是活化石。活着就能化成石,就是活得像块石头,既麻木又坚硬,经不起任何敲打,却又价值连城。只是我深深知道,不过百年,我将化作风中的一颗尘埃。我不会成为化石,活的。虽然风一吹就倒,但我坚硬无比,就像尼采,眼泪是软的,思想才是能感化的。当然,我不怕化作尘埃,我只怕千万年以后,在这样晴好的天气里,也会有这样的一个女子,在时光的祭奠中,文字并不能表达心中万分之一的感觉:为什么依然忍不住想尼采?为什么像尼采那样哭?为什么控制不住牵那匹老马的手?在老马的哲学生活里,鳄鱼眼泪,妈妈心累。鳄鱼和恐龙有妈妈吗?一定有的。那么牙齿呢?谁又是牙齿的母亲?所有的牙齿都必须长在口腔里吗?包括熊猫和大象,包括人类和异类。牙齿都长在牙床上,牙床都躺在口腔里。牙齿在口腔里出生成长,那口腔是不是牙齿的母亲?是不是母亲在牙齿一定就在?不是。有时候母亲没了,只有牙齿留了下来,留的太久,就会变成石头,再一珍贵就成为活化石。有的时候牙齿全没了,就只剩下母亲,那些进口的食物啊,没嚼就咽,最后终究是缺乏营养,奔赴牙齿而去。

鳄鱼和猫,有时候也傻傻分不清楚。就像那天白日里,刚看完一集猫妖的电视剧,一推门,小十九大摇大摆走了进来,正宗的中华田园猫,金色大狸子。它来得毫不违和,倒像是从电视里走出来一般。走出演戏的猫生,走进我的人生。只因我看了,它自己就来了。生命不能这样浓情,彼此走近,可能才是真正离别的开始。可是小十九不管这些,喜欢就来,不喜欢也进。缘分的事,遇见就为彼此活一场,不分对错,不论悲欢。你说这是不是天赐的情份?什么心情呢?惊喜。只是惊喜太过短暂,短到只有三天,还未相聚就已分离。它终究还是寻到了它的主人,尽管它也没有拿我当外人。但小十九被主人带走的时候,我的灵魂也被带走了。一整天的时间就在幻听中度过,似乎小十九一直在呼噜着。在呼噜声中,我彻底明白了尼采怀里的马,只是我抱着猫时并没有哭泣。思想没有达到那么深邃,关键可能在于它又不是熊猫,就算心里疼爱,那也不是国宝的爱。谁说爱是公平的,明明有的趋炎附势,明码标价。还是你说得对:你确定那只猫真的就进了你的家吗?不以家悲不以猫喜,流浪的人四海为家。遇见的确是缘份,但谁说散去的就不是欢喜呢?是哦,文字表达不出心情的万分之一:猫是属于谁的呢?是属于它原来的主人还是属于它现在的主人?或者猫只是猫,谁也不属于,只属于它自己。要不猫为什么会那么高贵,明明可以高高在上,一跃千里,却委屈在人类的家里,造成“我是你的”假象。可能有时候除了人是猫的,人自己都不会是人。要不为何有人天天嚷着要成为自己,你不是你自己,难道你还会成为猫么。猫能踱步在屋檐下低头,能飞奔在翘檐上放声大笑,笑的时候也露出了牙齿,洁白的小粒的,有时6颗,有时8颗。小十九走出了我家,就像这个家从来就不是它的。我住的这个地方就一定是我的家吗?我也曾住过你的心里,你的心能成为我的家吗?能。也不能。流浪的人四海为家,流浪的心文字为家。

家是万能的,文字亦是。万能的文字啊,不是说你有疗愈的功效吗?当下,你没能疗愈我,你凭什么说你是万能的呢?家又是万万不可能的,亦如文字。无能的文字啊,非但没有疗愈还致郁,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自愈,都能自己愈合,要你做什么,是在伤口上再撒把盐吗?是揭开伤疤让风吹干吗?是让刀口更深疼痛加剧吗?还是只想在那些永远不能愈合的伤痕和切口上贴枚创口贴,带妖娆图案,防水防潮防再次伤害。

既能又不能。如此,文字不就是个骗子吗?很多时候,它并不能精准地诠释我们的心情。可是文字的主要功能不是帮助我们表达和传递信息、使我们进行文明交流的吗?当然,只有文明人之间的交流才是文明交流。说到文明,从那远古里走出来的,从那战火纷飞里流淌出来的,有哪几个字可以代表文明?有哪几个人可以无缝衔接和交流?文明,可能有时候并不在文字里。就像交流,有时候并不在眼神里,而在牙齿里。咬合,也是一种表达。

咬的多了,牙齿就会生病,文字就会成医。文字是骗子,庸医也是。骗子,骗子,火烧裤子——可是我不穿裤子好多年。裙子穿着不香吗?虽然跑起来不得劲儿,但人生不必天天长跑,需要紧走几步时跟上就行。腿跟上了,脚步不会松懈,牙齿也不会落下。前几天去超声波洗牙,惭愧我居然形容不出那声音,我明明学了那么多拟声词的啊,但依然描绘不出来激励战争的场面,牙齿和机械的碰撞声,坚如磐石,消你如化食,像是打磨,又像是化成魔,突然间脑海里蹦出了摩斯密码。对,就是像摩斯密码。也许我的牙结石和牙之间,它们是有接头暗号的。那么我和你之间呢,也有暗号吗?就像牙齿和牙结石,到底是先有牙齿还是先有结石?如果没有牙齿,结石会长在哪里?如果没有结石,摩斯密码再神秘,是不是也会失去意义?牙齿亦如人生,结石就像文字。多了可以削掉,但如果没有,就失去了传译密码的快感。别说摩斯,莫斯科也不行。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偷欢,在自己的想法里用文字遮盖张着大嘴巴洗牙的丑陋。文字就是遮丑。“大概要多久?”我只关心时间,时间越短,献丑越少。就像我来不是为了洗牙,只是为了赶时间。赶时间做什么呢?当下,难道我有比洗牙更重要的事吗?我的牙生病了,我却还想着那些有的没的,还摩,还斯,还试图用文字来美化张着大嘴想活吞一切的粗鄙,我以为我是鳄鱼吗?一生中可以有几千颗牙齿?看见人就想咬,看见食物就想吃,看见文字假装不认识。

如果鳄鱼不认识文字,那一定认识数字,要不它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少颗牙齿。要我说:数字也是一种文字。文字也是一种数字。数字的尽头是文字?还是文字的尽头是数字?不好说,可是不好说,还都说出来了。谁说不好说的就不说,说不好的才最好不说。不说是一种智慧,有智慧的都很少说。不写是一种能力,有能力的不一定不写。写什么,不是摩斯密码,就是文字,或者数字,或者生活。

数字需要量化,文字需要感化,生活需要美化。如果不加量词,谁知道28或者32代表什么呢?摩斯密码里这两个数字代表什么?如果只是加了量词,比如“颗”,别人就知道是代表什么了吗?不,还要在最后加上名词:牙齿。是的,牙齿是论“颗”的,就像汉字,是讲究“个”的。牙齿是有限的,不,是有数的;汉字是无限的,不,它虽有数,却一直在成长演变。十万个?后来我没有数过。但有人数过自己的牙齿。

28颗或者32颗。

之前我是数过汉字的。小学每册书后面的生字表里,都有统计。但我还会忍不住自己数一数,一课不落。那时候面对汉字,我无比虔诚。就像面对数字,总是在汉字的数字里获得认可,成长和肯定。去年认识了1000个字,今年认识了1万个。前年读了10本书,今年要读100本。这些数字在文字里,发光发热发烫。谁说牙齿多就活的时间长,谁说文字少就没有忧患。话说的快牙齿就多么,文字写的多牙齿就不会掉么。

就像我的牙。我曾经把它看得格外珍贵,就像我写的那些文字。因为小小的我,深深知道: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我不能让牙要了我的命,就像不能让文字扑灭了我的生活。虫子吃牙,那我就杀掉虫子,文字钻心,那我就把心放大。杀虫用眼泪不行,就用天仙子。和虫子死磕,就没有我保护不了的牙。和文字死磕,也没有我写不了的文字。换奶牙的时候,上牙包起来埋地下,下牙包起来扔到房顶,生怕怠慢了牙齿它们会排列不整齐。如果那样,不管龅牙还是地包天,都影响整体的美观。头发没了可以戴帽子或者戴假发。牙没了也可以换假牙。问题在于假牙质量再好,终归是假牙。吃东西是不是都会没滋没味了——尤其老太太的义齿。这话说的好像牙齿还充当了味觉似的,它倒没有抢了舌头的工作,只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别人的牙齿占领了我口腔的地盘。就像自己的文字占领了别人的生活,是负罪感,还是成就感,这两种感觉分得清么。

说到底,我是害怕我的牙弃我而去。牙都没了,还写什么字。但那至少意味着一点:我老了。也许我能接受牙齿的背叛,却始终不能直面岁月的变迁。文字如牙齿,写写码码,咀咀嚼嚼,有的还在生长,有的已全部掉落。

我曾忍受深夜里的牙痛,就像忍受思想里某个无法企及的窟窿,你知道吗?它真像是一只不知疲倦的虫子在咬着我的神经,不只是牙神经,还有所有的感知,所有的神经通道,那种刺骨的疼让我生不如死。多想牙而无牙,思而无思,文而无字。痛怎么办呢?没有别的办法:忍着,实在忍不了就拔掉。好在不是拔掉满口,一颗半颗的我还能承受。好在思想的痛,虽然深入骨髓,像针扎,像文字穿透,但也只是一瞬,灵光乍现。这世上没啥真正的痛苦——除了牙痛,思痛,文痛。我牙以牙还牙,我思故我痛,我写故我苦。

也许这世界每一颗牙齿都是主人独特的生存方式。不管人类还是形形色色的动物,或者所有生物每颗牙齿都在讲述着主人自己的道。到底谁的牙齿最牛:是蜗牛是鲨鱼还是恐龙?谁知道呢,反正它们生命不息,牙齿生长不止。

就像这世界上的文字,每一个文字都有自己的生命。文字如牙。它们和牙齿一样,都是活化石,活着活着就化成了石头。石头也是一种表达方式,千年生长,万年不灭,亿年满是沧桑却栩栩如生,讲述的是历史变迁,沉淀的是文化精髓。

但是精髓里未必都是骨髓,还有脑髓。也可能,一口好牙没有一颗是自己的。如果满口牙都不是自己的,再精美,也是假的,不过是拾人牙慧。倘有几颗不是自己的,又似有挂着人头卖狗牙的嫌疑。若都是自己的,不管是掌管门面的牙,还是卧底在槽里的齿,或者是俏皮的虎牙,不拘大小,不拘好坏,还能打上自己的烙印。自己的就是特色的,特色的就是世界的。千万不能拿象牙来打磨文字,那是犯法,惨无人道,会遭文字控诉和唾弃。

要如何让牙和文字一样,都成为我的活化石呢?那就像《周处除三害》似的,我可以给牙和文字做灵修,pua它们。对牙说什么呢——你是来口腔历劫的,必要尝过了人间各种滋味,才能在完成使命经主人允许以后再退下。28颗,本就少了4条命。“生命这样的旅程,主人渴求你的微笑来完整”……至于牙齿影响运势之说,我是不信的。倒不如让文字来弥补那些先天的不足,或者也可以pua文字——“咱就是平凡的灵魂,紧紧跟随主人的脚步不要停”……

可是,终究28颗只是刚刚及格,就像我的那些文字,用尽洪荒之力仍然力有不逮。是因为我的牙没长够吗?

32颗会是怎样的体验?毫无疑问,是游刃有余。那些在文字的世界里如鱼得水的,当真和多的几颗牙齿有关系吗?34颗大富大贵、36颗帝王之相,诸如此类的说法可有科学依据?难道我们的命竟是由牙齿决定的吗?果真,种的假牙算吗?如果把每颗牙齿都刻上文字,32颗真的就比28颗刻的文字多么。未必。如28颗的精于微雕技艺,能在头发上刻上心经,那定能在28颗牙上刻上成千上万字。如32颗的只能拿着毛笔写字,而且是狼毫,那就只能写32个字,可能更少。

字不在多,也不在精,在于写。28不羡慕32,但28永远成不了32。32不稀罕28,但被文字撞掉4颗牙就能成为28。那就让28推着32,32赖着28,在文字的世界里,最后都落得一颗不剩,恰好封缄。

发布人:92d6****    IP:124.223.189***     举报/删稿
国内展会
让朕来说2句
评论
收藏
点赞
转发